• 精心批阅妙笔生花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引文 东正教作为基督教的独特分支,它的确立是俄罗斯文化形成的一个重的因素之一。 在弗拉基米尔大公时期,俄罗斯尚处于“宗教虚无”和“多神崇拜”阶段,由于对外交流的广泛,使得俄罗斯开始寻求宗教上的进深。在经过长时间实地考察后,弗拉基米尔大公接受了基督教东派教义(即后来的东正教),并率领全体军民集体跳入第聂伯河受洗归向上帝。在很长的一段时期,甚至包括世纪,基督教文化都是俄罗斯文化的主部分。 罗斯受洗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不仅在政治和社会关系中,也在文化中起到了重的作用。事实上,俄罗斯文化在罗斯受洗这一事件后才刚刚起步,也就是说罗斯受洗所发生的时期(公元年)正是俄罗斯民族历史文化发展的起点。俄罗斯将东正教作为自己的国教不仅为封建文化思想奠定了基础,也给中世纪的文化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就其本质而言这一历史事件是文化历史的选择,而这一选择预先确定了俄罗斯文化的特点及其未来的发展,与此同时也影响了未来社会、经济、政治、法律的进程。 一、罗斯受洗——历史文化的抉择 .俄罗斯选择东正教的前提 如何选择宗教的问题以及随之产生的如何选择特定的文化历史发展道路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一十分迫切的问题,其原因不仅在于民族团结,东斯拉夫各民族的文化统一,而且在于那些已经逐渐具有地理和政治意义上的“东西”和“西南”领土上的民族获得自决权。 俄罗斯在做出选择之前曾对伊斯兰教和犹太教感兴趣,但这些东方宗教并不适合古俄罗斯。在经过长时间实地考察后,弗拉基米尔大公接受了基督教东派教义(即后来的东正教)。 .选择东正教的原因 古俄罗斯时期,弗拉基米尔大公以及东斯拉夫早期封建社会各阶层人民的智慧为文化历史的发展方向做出了选择,即选择东正教作为俄罗斯国教。这个选择既取决于古时东斯拉夫的政治因素,也取决于其文化的潜在倾向。 虽然俄罗斯编年史中没有记载选择东正教确切的缘由。但明显的是,文化历史选择的实现取决于一系列不同的,但是彼此之间又紧密联系的原因 .领土上俄罗斯与作为文化、宗教、政治中心的拜占庭十分靠近,这也是影响俄罗斯历史发展的因素之一。 .拜占庭帝国不仅仅是强大富有的俄罗斯邻国,在某种意义上由于其国强民富的凸显,它也成为了衡量社会的标准。 .根据《往年记事》中的内容可以推测,东正教的选择是以其祖先的那些以遗训形式流传下来的宗教文化经验为根据的。那些经几个世纪形成的祖先的信仰早已深入到了东斯拉夫人的日常生活中。因此,世纪时期的古代俄罗斯人民在民族文化方面更接近东方。 .选择东正教也与文化政治的特点这一因素有关。选择基督教西教义对于俄罗斯而言则意味着向罗马教皇的权威屈服。并且依赖与其相似的宗教精神和国家政治也无法实现古俄罗斯大公们建立在政治、文化、宗教方面独立自主国家的目标。 因此,俄罗斯从一个“多神信仰”和“宗教虚无”的民族转变为了全民接受东正教的民族。 .选择东正教在俄罗斯文化中的意义 选择了东正教后,俄罗斯也了解了一些古希腊以及罗马社会的文化。这并不是通过了解罗马的价值观,而是通过了解拜占庭帝国中所保留的一些希腊文化实现的。在大马士革的圣约翰的帮助下,俄罗斯人民了解了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和逻辑学,古代天文学、地理、动植物学、解剖学以及生理学也广为流传。 东正教也给俄罗斯文字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当西方神学书籍在用拉丁文书写时,在俄罗斯已经开始使用斯拉夫语文字——基利尔文字(古斯拉夫语文字的一种)。同时,在俄罗斯,图书文化有着很高的地位,俄罗斯文学也在此时开始迅速发展。 总体来说,东正教的确立促进了俄罗斯与基督教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为俄罗斯建立了农业发展的基础,也促进了俄罗斯建筑、艺术的发展,并广泛建立了文化和艺术的价值观。 二、东正教在社会文化方面的特点 东正教在社会文化方面的特点主在于以下几点 .在东基督教文化中把尘世看作是永恒生命的一个片段,它并不具有自身价值。随时准备死亡才是人类的主生活目标,因为死亡代表着新的生命的开始。因此,东正教教徒追求恭谦和虔诚,同时也承认罪孽和苦行主义。 .东正教也在俄罗斯传达了同心同德的思想,使教徒们齐心协力共同改善生活。东正教在精神上组织了俄罗斯人民的日常生活,加强了他们对价值观的理解,而正是这一处于异教文化环境中的价值观促进了俄罗斯民族特性的形成。 .在东正教中强调了基督教的末世论,所以俄罗斯人民能够区分善与恶,发觉世间行为的不完善,并且从不满足现状。俄罗斯人民信奉这一神圣的价值观,他们追求善良,希望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始于善良。 .俄罗斯人民不是生活在现实中,而是生活在过去或是未来。对于过去,他们总是寻找在改善生活方面的精神上的安慰和灵感,并且始终以自信的姿态面对未来。所以,如果说西方人民的美德是高效和紧凑,东方人民的美德是中庸和平凡,那么俄罗斯人民的美德体现在公正性、耐心、保守和和谐。 三、东正教中教会与国家之间关系的特点 东正教奉行相互独立的宗主教制,这些宗主之间在权力方面的竞争十分激烈。这种已经失衡的竞争降低了教会权利对抗政治权利的力度。所以传统上东正教教会与世俗权利之间的关系与西方国家完全不同。这些体现在以下方面首先,东正教教会是国家中央集权精神上的支柱。世俗权力掌权者把教会看作是宗教思想的发源地。以基督教宗教传统为支柱的东正教教会解决一切关于神学、礼仪等方面的问题。同心同德则是教会和宗教合理性的最高体现。随着世纪莫斯科独立的宗主教制的建立,俄罗斯的教会成为了保证国家统一的手段。 总的来说,教会和国家集权在俄罗斯文明和文化发展过程中相互补充,使俄罗斯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精神文化特色。 四、总结 以上内容讲述了俄罗斯东正教的产生及其在俄罗斯本土文化历史发展中的所起到的促进作用。俄罗斯文化的价值观、语言文字以及宗教观点的统一是俄罗斯保持领土统一必不可少的条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东正教逐渐使俄罗斯人民产生了相对稳定的思维方式和情感模式。由于教会的完全独立性,东正教逐渐成为了国家的机构并且依附于国家,然而人民始终是俄罗斯力量的支柱,人民的力量的来源正是东正教那与众不同的道德标准和精神信念。 参考文献 《东正教》,商务印书馆,年月 《俄罗斯文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年月

    上一篇:Twins为英皇十周年再次合体阿娇偷拍阿Sa吃相

    下一篇:评估两种自我控制量表对中国青少年犯罪预测的